第04:副刊
上一期3   4下一期  
2019年10月08日 星期二 出版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外婆家门前的石板桥
广言
  山东莒南  广言

  “摇啊摇,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。”每次听到这首歌,总让我想起我外婆家门前的石板桥。

  外婆家住在一个小山村,门前有一条深深的沟壑。平时,流水潺潺,清澈见底。雨季里山洪爆发时则浊浪翻滚,气势骇人。沟壑上有一个不知道什么年代修建的石板桥,中间有一个高高的,长满了青苔的石墩,黑黑的,已辨不清石墩本身的颜色,石墩的两边各搭上四块青石板,这便是桥了。石板与石板之间有几指宽的缝隙,人走在桥上可以看到桥下的流水。幼年的我每次走过激流穿越的石板桥时都会被吓得止步于桥头,等着小脚的外婆蹒跚地背我过桥。

  多年以后,我已是成人,有时候还在梦中走过这个石板桥:桥下湍急的水流冲激着桥墩,水花飞溅,喧嚣而去,我从石板缝隙中看到的流水更是激越,像是千军万马从我脚下跑过,以至于过桥的我每每吓得胆颤心惊,小心翼翼地爬过石板桥,常常都是哭喊着外婆,从梦里醒来。

  桥头的栏杆是乡人的磨刀石,日积月累,方正的栏杆变成了弯弯的月牙石。桥上长长的青石板历经了漫长岁月的冲刷,有的地方都可以明鉴照人了,它也见证了祖祖辈辈的父老乡亲留下的足迹:外祖父坚强有力的大脚,推着支前的木轮车走过;外婆的三寸金莲,担着拥军的粮和鞋走过;童年的母亲光着的小脚丫,背着柴、牵着牛走过。

  母亲说,在她七八岁的时候,经常领着几个舅舅在桥下面洗衣服、戏水捉鱼虾。一天日本鬼子过飞机,吓惊了老乡的耕牛,耕牛踏断了桥上的青石板,大舅被石板砸伤,整个头都成了血葫芦,母亲哭着抱大舅跑回了家,大人们都认为没有救了,外婆用香灰给包扎伤口,大舅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,只是在头上留了几个伤疤,真是吉人天相啊!

  石板桥也历经了时代的沧桑巨变,起初,乡人用四块石板做桥,可以过牛车,基本满足了乡人的需要。后来,国民政府时期,为了过汽车,桥又变成了八块石板。日本人侵略中国时,为了进山扫荡又抓劳工修了沙土路,石板桥成了了交通要略。解放后,来往的车辆更多了,又在桥的两侧修了两个凸出部分,以便于过桥的车辆会车。所以当地乡人有句顺口溜:“国民党的桥,日本鬼子的路,共产党来了鼓了鼓肚。”形象的说明了石板桥的变迁。

  如今,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,国力日益提升,各项基建日新月异。往日的石板桥早已没了踪影,取代它的是一座漂亮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桥,沙土路也成了平坦的水泥路,只是,我那已年过百岁的,疼我爱我的外婆前年已驾鹤西游了,再也走不着这水泥桥了。

  外婆家门前的石板桥留给我的只是梦里的一首童谣了:牛车,流水,石板桥……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综合
   第04版:副刊
我的“坐骑”
我的母亲
温情的花朵
九九赏菊话重阳
外婆家门前的石板桥
东昌时讯副刊04外婆家门前的石板桥 2019-10-08 2 2019年10月08日 星期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