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:副刊
上一期3   4下一期  
2019年10月08日 星期二 出版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我的母亲
张召芳
  山东聊城  张召芳

  很久没有写过自己的东西了。偶然翻阅一本杂志,看到名为《妈妈的爱》的一篇文章,便想起了自己的娘。

  娘是一个很普通的娘,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。那个年代,一个普通的家庭。上学是不可能的。只听她几次唠叨,听到学堂里念过小小猫,跳跳跳,这是她对学堂的记忆。姥爷死得早,去世时才三十多。姥娘当时整天沉浸在悲伤之中,身边常围着安慰的人,更是无心操劳家事。作为家中老大的娘就担起了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,白天抱着弟弟,领着妹妹,还要烧火做饭,打水洗裳。晚上盘坐在炕上,在煤油灯下纺线。当时的娘十四岁,是心灵手巧之人。织布纺线一教就会,并且做出来的都是好活,每每拿到集市上去卖,以补贴家用。娘生性善良、随和,跟她差不多大的同姓姐妹、兄弟都亲近她,以至后来娘出嫁后,每次回娘家都是那些哥哥弟弟用牛车接送。娘记忆犹深的是姥爷去世后不久,她年幼的弟弟病了,先生开的药方需要用半夜从深井里打出来的水煎,姥娘因为心情悲伤,精神不济,还要照顾生病的儿子,没法去,这个担子就落在了娘身上。她说冬天的半夜,到处没有一丝亮,还不时有猫头鹰的叫声。娘当时很是战战兢兢,井沿上白天打水人洒的水,半夜已结了冰,滑溜溜的。娘当时提的是一只罐子,跪在井沿上,绳子上下提了好几回,提上来的水才是满的,娘说来回脚下一路都像踩着棉花,也没觉得身上冷。正是因为娘的付出,她的弟弟妹妹长大后都跟娘特别亲,娘年龄大了后,他们时常来探望。

  但因为时代的限定,嫁给父亲的娘日子并没有好过多少。爷爷不在了,奶奶对当时刚过门的娘很是苛刻。白天操劳一切家务,晚上还要规定纺够多少线才能睡觉。娘说每天都会熬的睏得不行,腿坐的麻木的不行,但奶奶不松口,再累再睏,也不敢早睡一会儿—即使怀了八个月的身孕。所以娘很羡慕姑姑,姑姑出嫁以后住娘家,都是吃完晚饭就睡了,但小几岁的娘从没有过这种待遇。爹是个孝顺的儿子,也是因为早早没了父亲,所以特别听奶奶的话。因此,从没在奶奶面前为娘说过话——让娘少干点活。

  奶奶不在了,娘终于熬出了头。但被奶奶娇惯的叔父因为好闲没娶上媳妇,所以娘尽管不情愿,但还是担起了照顾叔父的责任,加上我们姐弟四人,母亲的活计并没有少,只是很多事情她做得了主,便是很大的满足。娘天资聪慧,心灵手巧,自己染得了红的、绿的线,插花绣枕。随意的把我们用粗布也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简陋的家里也布置的一片温馨,邻里八舍剪个窗花,要个绣样,从不嫌烦。因此娘有了自己的人缘,也有了自己的快乐。

  娘生在重男轻女的时代,但娘并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。娘的思想是开放的。她和父亲供我们姐弟四人读书,只要我们愿意读,她从没有因为困境而要求我们辍学。记得考上高中时,录取通知书下来,学费九元,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,我知道家里拿不出这些钱,便踌躇着对娘说:我还是不上了吧,学费这么贵。娘只说了一句:那不是你操心的事。

  娘从不打骂我们,即使我们姐弟谁做错了事,娘也只是数落几句,从不骂我们,致使我们几个长大后也不会骂人。娘没文化却有着文化人的素养。

  娘生性善良,热情。邻里从没闹过矛盾,有求必应,因此娘的人缘很好,但娘也是有底线的。我记得娘唯一一次骂人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。当时是因为家里养了一条狗,一条很温顺的黑狗,整天和弟弟寸步不离,是弟弟最亲密的伙伴。三十一大早,因为家家户户放鞭炮,狗是怕鞭炮响的,一开始它躲在我们家屋里,但后来我们家一放鞭炮,没留意它跑去了哪儿。因为狗记家,出去是不需要找的。大人忙着包饺子,孩子们穿上新衣服满大街的玩耍。直到傍晚时分,邻居跑来告诉娘:你家的狗被xx杀了,炖了肉,我刚看见了。娘一听就气急了,又不好直接找到杀狗人的家里,所以就跑到大街上去骂:狗也是一条命,人欢欢喜喜过年,狗也是家里一份子,也是要跟着过年的,它又没招惹你,干嘛活活要了它的命来填你们的嘴,你们的良心过得去吗?不怕心歹毒遭报应吗?那一次母亲骂了很久,直到口干舌燥仍余怒未消。善良也是有底线的,娘善良但也不能无缘无故招惹她。

  娘生在守旧的年代,但娘的思想并没有守旧。她乐于接受新生事物。她早早剪了短发,早早穿了新式衣服,支持我们读书,贫困的年代支持父亲闯东北。她独自在家拉扯我们姐弟四人还要照顾不成器的叔父。开放的年代,她支持父亲做点小生意。她则每日起早贪黑的劳作在田间。因此我们家较早的脱了贫,也因此左邻右舍的孩子们在家吃不饱饭的,只要到我们家总会有个馍,直到现在那些曾经的孩子们仍然记得娘的好。

  娘是要强要好的娘,娘的活计是人人称赞的活计,娘种的庄稼是收成较好的庄稼。我们穿的衣服是同岁玩伴中较好的衣服,我们上学带的被褥是没有补丁,干干净净的被褥。

  娘是爱美的娘,日子宽松以后,娘在同龄人中是穿着时尚得体的,即使花钱不多,出门也总能赢得别人的赞誉。以至晚年大半年都是卧床的时候,她也总能知道今年她这个年龄的人新式衣服是什么,说给我们听。我每次得到她的暗示后都会很适时地买给她,看她高高兴兴的穿上。

  娘再勤劳,再善良,也敌不过岁月,抵不过病魔,娘已年迈,终究还是永远的去了。但和娘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已铭记于心。娘做人的品质也已深深影响了我们。相信在天堂的娘善良依旧,聪慧依旧,美丽依旧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综合
   第04版:副刊
我的“坐骑”
我的母亲
温情的花朵
九九赏菊话重阳
外婆家门前的石板桥
东昌时讯副刊04我的母亲 2019-10-08 2 2019年10月08日 星期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