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:副刊
上一期3   4下一期  
~~~——冯友兰重写中国哲学史的一点启示
~~~——冯友兰重写中国哲学史的一点启示
~~~——冯友兰重写中国哲学史的一点启示
~~~——冯友兰重写中国哲学史的一点启示
~~~——冯友兰重写中国哲学史的一点启示
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 出版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精神的力量
——冯友兰重写中国哲学史的一点启示
闫西龄
  山东聊城  闫西龄

  我国著名哲学家、北京大学一级教授冯友兰,从改革开放初期的1979年起,他结束了三十多年的检讨生涯。1980年他已是85周岁的老人,身体特别差,三天两头去医院。他说:“我必须治病,我不能死,因为我还有一件事要做,等我做完这件事,我就不用治病了。”他要做的这件事,就是重写中国哲学史。

  过来的冯友兰不断迎合社会的发展,又被称为“总想跟上时代发展的冯友兰”。为此,他已经三次写中国哲学史。第一次写中国哲学史,是:1931年和1934年,他分别出版了《中国哲学史》上册和下册。第二次是抗日战争期间,这次他不是按时间写,而是按话题写,这便是《贞元六书》,书中他歌颂国民党开始走上正道了,中华民族开始振兴了。第三次写中国哲学史是1961年和1964年,他分别出版了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上册和下册。

  此时,他要重写中国哲学史,亦即第四次写中国哲学史。问其原因,他说,抗战时写的《贞元六书》是个错误,六十年代初写的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完全是在思想被整个环境左右下违心写的,现在政治环境宽松了,可以抒发己见了,我要不依傍别人,用自己现有的观点、水平,重写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。

  这时的冯友兰表现出无所求于外界的内心稳定和丰富。他虽曾被批判得体无完肤,又屡逄死别的情况又活了下来,但到如今却依然思路清楚、记忆鲜明,没有一点老人的执拗和怪僻。他的心态平静自如,总处于一种怡悦之中。他拒绝参加任何会议、活动。

  他这次写哲学史,已经做到修辞立其诚,不迷信权威,不依傍他人。他说,这次写作让他感受到“海阔天空我自飞”的自由。

  就这样,冯友兰重写的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第一册于1982年出版了,一直到1989年共出版了六册。

  1990年7月16日,他女儿宗璞到人民出版社交上了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第七册稿。宗璞讲:“上楼时觉得很轻快,真是完成了一件大任务。父亲更是高兴,他终于写完了这部巨著。直到最后一个字,都是他自己的,无须他人续补。”此时,冯友兰已95周岁,离他发誓重写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已经过去整整10年。

  冯友兰在年迈体弱,且不断有病的情况下,坚持10年,重写了中国哲学史,是否由于他饮食特别?非也!他女儿宗璞如实讲明了这个问题:“我母亲1977年病故后,由我料理父亲的生活。我持家的能力很差,料理饭食尤其不能和母亲相比,有的朋友都惊讶我家饭食的粗糙。而父亲从没有挑剔,从没有不悦,无论做了什么,好吃不好吃,似乎都滋味无穷。”

  的确!是良好的心态,是精神的力量,是实现目标的坚定意志,支持着冯友兰,使他顽强地写完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这部巨著,“创造了人类文化史上的奇迹”。

  但是,当他写毕最后一个字,将稿子由女儿交到人民出版社后,他也感到了长途跋涉的后疲倦,他要休息了。他躺在了沙发上。

  他再也无力扺抗肺炎等病的不断打击。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脱稿仅四个月后——1990年11月26日,冯友兰那永远思索的头脑进入了永恒的休息。他走了,走向安息,走向永恒;他也留给后人众多的思考和启示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
   第03版:综合
   第04版:副刊
大运河,我每天从你身边走过
我的教育“家”
长大后我就成了你
和老师一起仰望星空
精神的力量
东昌时讯副刊04精神的力量 2019-09-10 2 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